行业新闻

亏本的买卖

发布日期:2017-08-11

  


在我们辖区有个魏奶奶,今年都已经80多岁了,身材很好,精力也不错。每天装扮得十分的前卫和时尚,冬地利常带着一顶圆边绒帽,身穿红色棉袄,从她的衣着和睦色可以看出她的一生是洒脱的一生,幸福的毕生,爱美的终生。可是谁又能知道她心中的苦闷呢?她逢人就豪言壮语:“圆圆的男人不行”。圆圆是她的第三个孩子,是个双眼失明的瞎子闺女。就在圆圆20来岁时候,虽然是个瞎子,说媒的牙婆也是川流不息。可是每次相亲母亲最关怀的就是对方家庭条件怎么样?可以的就相处看看,不行的就免谈。圆圆曾经相处过几个,听说人家逢年过节的也都送了礼,送了钱,可是最终都不知道什么起因,就被圆圆妈妈给退了亲。圆圆很是不解,感觉妈妈就是在骗人,每个曾经和她相处过的男友人都多多少少被妈妈绕着弯诓了几千块钱花了。所以,每次圆圆对妈妈的行动都很气愤,也认为对不起人家,可是又没有措施。再一讯问,妈妈的说法也很在理,是想要帮她找个好人家,岂但经济条件要好还要人品好,有手艺能赚钱养家才行。听到这些,圆圆细想想也就释怀了。
圆圆家旁边的瞎子李阿姨家似乎要办喜事了,请了一个乡下来的木工师傅在家里叮叮当当的已经忙活了好几天了。这个小师傅虽然年事不大,但是做起木工活来,很是娴熟,一会拉线,一会钻眼,一会装订,几天时光就把衣橱和床给打好了。接下来就是油漆了,小师傅很能干,可以说是全能,打家具,油漆全部是一人实现。圆圆妈妈这几天没事就往瞎子李阿姨家跑,说是去看看新打的家具,其实是在当真考核小师傅。打从她第一天去李阿姨家,就一眼看中了这个干活精炼,全能的小黄师傅了。小黄来自于下面县城的农村,家里弟兄好几个,父母都是农夫,由于不爱学习,小学毕业就出来随着师傅学木工手艺了。通过交谈,圆圆妈妈感到小黄师傅人很不错,又有手艺,谈吐还行,见人也很有礼貌,长相更是无可挑剔,配自家的瞎子闺女更是无可抉剔的。眼看着李阿姨家活快忙完了,圆圆妈妈怕错失良机,赶快的找到李阿姨,请她帮圆圆牵线搭桥做个媒。因为平时圆圆也在妈妈扶持下来到李阿姨家玩过几次,小黄师傅也见过,也曾经攀谈过几次,感觉圆圆虽然是个瞎子,但是是个好姑娘,再想想自己家在乡村,弟兄好几个,由于父母年老多病,家里经济前提又不好,上面几个哥哥到三十好几了,至今都还没找到对象呢。稍一思忖,小黄师傅就许可了相处看看。于是,圆圆能够说从那以后,就每天来李阿姨家串门,其实就是想和小黄师傅聊聊天,说谈话。小黄师傅呢,也是边干活,边不忘和圆圆聊上几句。从话说开以后,小黄师傅也天天晚上停工后就去圆圆家串门。一家人对他也很客气和热忱,尤其是圆圆妈妈,几乎是把小黄师傅当成了座上宾一样,没事还要热上几个好菜,让圆圆的哥哥陪小黄师傅喝上几杯。就这样一来二去,圆圆和小黄师傅的正式公然的开端来往了。
为了做实圆圆和小黄师傅的亲事,按照咱们这里风气,要订婚。定亲的时候,男方家里要给女方几千块钱,再给买几套衣服和一些首饰之类的几大件。可是当圆圆妈妈跟小黄师傅提出这个请求时,小黄师傅一下子傻眼了,由于固然自己也从师父那里独破出来唱工两三年了,可是所攒的钱全部拿回家给父母看病花了,家里更是拿不出一分钱给自己娶亲。思考再三,小黄师傅决议仍是跟圆圆妈妈说明白了。谁知不说还好,一说居然差点没把圆圆妈妈吓的背过气去。“我家圆圆原来就有点残疾,双眼失明,不能工作,假如跟了你没钱咋生涯?
”不等小黄师傅说明,一把把小黄师傅推出门外。坐在一旁的圆圆一听急了,就跟妈妈大吵起来:“你每次说是给我找对象,实在就是想骗点人家钱花花,你看小黄不钱,就把人家赶走,你不是欺负人吗?这次我毫不听你的。我就是要跟小黄处。”说完,圆圆气呼呼的回房间了。圆圆妈妈认为圆圆只是说说气话,又是个瞎子,以前不是每次都听自己的,依照本人的志愿跟人家断了交情。所以也就没把圆圆的气话放在心上。
两天后的下昼,圆圆妈妈从外面办完事回到家里,连叫了好多少遍圆圆都没人应,圆圆妈妈感到有点不妙,赶快的就每个房间找,没找到圆圆,却发明圆圆的衣物都不见了。她一下子腿软了,待缓过神来,连忙的锁好门,叫唤着“不好了”,“不好了,圆圆不见了”就往隔壁李阿姨家跑,到了李阿姨家一问,才晓得小黄师傅今天上午竣工的,下战书已经分开了。因为走得很急,还有工具还没全体带走呢。圆圆妈妈一下子想到了,圆圆是不是被小黄拐跑了?她很快的又跑回家,推上自行车就趔趔趄趄的出门去找圆圆的哥哥姐姐,让他们赶紧分头找圆圆。亲戚街坊们也在她的动员下,都很焦急的分头骑着摩托车的,自行车的,雇了辆三轮车的满大巷冷巷去找圆圆。可是,诺大的一个城市,到哪去找一个圆圆呢?
当天晚上圆圆的两个哥哥就按照小黄师傅说的老家的乡下地址找到了小黄老家,可是到了那里一无所获,他们基本没回去,只好又连夜返回。
可是就当圆圆家里持续找了将近一个月,也没找到圆圆的着落,以为他们可能已经远走他乡,离开这个城市了的时候,却有人告知圆圆妈妈,圆圆跟小黄师傅在一起,就在本市,没走远,在街上还遇到过两人呢。据说两人都拿结婚证了,都结婚了。如同晴天霹雳,当头一棒打得圆圆妈妈丈二和尚摸不着脑筋,怎么可能?离开家才一个月不到,还有连户口本都没有,怎么能领到结婚证呢?于是,她就一级一级的去查,还真的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被她查到了圆圆和小黄已领结婚证的记载。她当场就和工作人员大吵起来,责备她们不负义务,没有经得父母批准,没有户口簿等身份证明就擅自发放结婚证,可是当工作人员拿出了街道出具的各项证实时,每一件都是实在有效正当的,她一下子无语了。她吵闹了半天,工作职员劝告无果,最后大家都不理她,各自忙自己的工作了,她自感无趣,便很赌气的回家了。听说后来她曾经为了此事上访过好屡次,也找到过圆圆和小黄大吵大闹过,强行要把圆圆带回家好几次,还找到善意辅助圆圆和小黄开具结婚身份证明的街道主任大吵过几回,然而终极都以失败而告终。从那当前,她就时常叹气,常常烦恼,自己聪慧一世,精明一世,始终是自己合计别人,这次却被一穷二白的小黄给计较了,做了一桩亏本交易,一分钱没看见,还贴上个闺女。因为愤慨,所以,她逢人就说:“圆圆的男人不行”。